从另一个角度看《轨迹》——风雨飘摇的克洛斯贝尔(追加脑洞)

微博   微信 1周前编辑   32评论
  这次不讲《闪之轨迹》了,来聊聊克洛斯贝尔自治州的独立,这块弹丸之地的命运从《碧之轨迹》到《闪之轨迹》,一直牵动着很多玩家的心。相比于“百日战役”中的利贝尔王国,克洛斯贝尔自治州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七耀历1204年的一场独立运动让克洛斯贝尔彻底失去了本就名不副实的自治权达两年之久。
  那么克洛斯贝尔到底具不具备独立的前提条件呢?或者换一个问法,这次的失败是必然还是偶然呢?
  先来看一下克洛斯贝尔的自身条件。从地理位置上看,它的西邻埃雷波尼亚帝国,东邻卡尔瓦德共和国,客气点说是被两个大国夹在中间,实际上帝国和共和国也是互相接壤的,克洛斯贝尔完全是被两大国包裹在内,其地理位置之恶劣不用多说。再从国际地位上看,克洛斯贝尔在七耀历1134年建立时候起同时奉这两个强国为宗主国成立自治州,不但不享有与国家同等的主权,还要为这两国之间的纷争充当缓冲地带,并且要向两国分别缴纳税收的10%作为委任统治费,政治环境的恶劣程度恐怕更甚于地理条件。
  从这一点上来猜测,迪塔激进地主张独立恐怕并不完全是为了再现“幻之至宝”的家族使命,很大程度上他是真的希望看到克洛斯贝尔崛起。遗憾的是,这场独立运动以失败告终。
  当然,做一件事是不是妥当我们不能光从结果来判断,而应该看克洛斯贝尔究竟有没有独立的可能性。

  先排除一个和平独立的可能性。克洛斯贝尔想要和平独立至少必须得到埃雷波尼亚帝国和卡尔瓦德共和国两国的认可,无论原因为何至少在剧中这两国都没有认可的可能性,唯一同情克洛斯贝尔的也只有利贝尔王国。从这种形势来看,克洛斯贝尔自治州的处境像极了库尔德地区,只是局势的复杂程度还远远不如罢了。
  再说非和平手段。从底子来讲,克洛斯贝尔的实力是不足以对抗埃雷波尼亚帝国的,这点毫无疑问。迪塔手中可以指望的只有两张底牌,一是以IBC为后盾的金融力量,二是以“零之至宝”为基础的三架神机,这三架神机是从结社手中购买的。在西塞姆利亚通商会议中,第一张底牌已经掀开了,但无论是帝国还是共和国都没有吓退,表示会继续“跟注”,于是就有了后来两国大兵压境,至此帝国和共和国在第一线都失败了,第二张底牌发挥了巨大的力量,直到三架神机分别被破坏或击败,结社收走了AEON TYPE-α后迪塔就彻底失去了独立成功的可能性。
  这两张底牌之所以有先后,估计迪塔本人也不是很有信心能仅靠金融战震慑两大强国,就算可行也只是短期内的效果,这个“短期”很可能是以“天”,极端情况下甚至是以“小时”来计算的。而神机的落败可能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两架神机挡住了两大国军事力量的冲击,却败给了凯文神父和艾斯蒂尔等人,在《碧之轨迹》的终盘打出一波不小的高潮。
  现实地讲,无论这一仗结局如何,三架神机终究是留不住的,结社和迪塔的“合作”关系远没有和奥斯本来得那么紧密,这和《闪之轨迹》中贵族派与结社之间的合作形式类似,说起奥斯本也是够恨,拿出第5机甲师团填这个坑,来配合结社的“幻焰计划”第一阶段,作为回报他也得到了实际侵占克洛斯贝尔的口实。
  关键的关键还是太依赖于外部力量,克洛斯贝尔自身不具备足够的实力,这点和奥利维特皇子的困境十分相似。所以这类作品经常会重复一个理念,自身努力获得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只有克洛斯贝尔自身发展出的力量才能确保克洛斯贝尔走向一条独立自治的道路,正如《闪之轨迹》中尤西斯评价的那样,“无论尊严还是独立都是要靠实力去获取的,口头上的独立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撤回”,而迪塔本人也如雾香和伊安律师所指出的那样,他作为政治家是有很大缺陷的,当然他也有他的个人的困境,“零之至宝”一出世很可能同样引来其他强国的觊觎和防备,所以独立是他认为的局部最优解。无欲而刚,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没有了私心杂念才有可能在目标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或者索性一心为私,获得“零之至宝”后直接抛弃克洛斯贝尔),剧中迪塔所在的家族1200年来所布的局完全是为了“零之至宝”,假如将他的最终目的改成克洛斯贝尔的独立,那么从策略上应该走完全不同的路线,本文最后会简单再提一下。
  那么克洛斯贝尔有没有可能获得自身的强大呢?短时间内很难,独立运动,尤其是独立战争离不开军事力量的强大,印度独立的成功根本原因也不是甘地的“非暴力”,而是大英帝国自身的内外交困给了印度成功的契机。因此无权也无力发展军事力量的克洛斯贝尔想依靠暴力革命实现独立是不太可能的,而迪塔在宣布独立的时候唯一有价值的战斗力升级只有三架神机(而本质上是依赖零之至宝),“风之剑圣”亚里欧斯的加入也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除此之外新组建的“国防军”本质上就是原先的“警备队”,更别说其中可能有一部分人因为理念不合而自动退出的。
  说到“风之剑圣”亚里欧斯,从剧情中讲他是听从了伊安律师的劝诱来帮助迪塔政府开创克洛斯贝尔的未来,但这样的独立克洛斯贝尔真的会有未来吗?即使三架神机没有被击败,也没有被结社回收,随后呢?克洛斯贝尔能承受周边两大国的制裁吗?生产资源和生活资源是否依赖进口?埃雷波尼亚和卡尔瓦德两国分别在东西两个境内关卡附近设立军事禁飞带就可以切断克洛斯贝尔对外的一切联系,到时候克洛斯贝尔如果能自给自足的话还能苟延残喘几年,如果不能的话要不了几个月就垮了。那克洛斯贝尔有没有什么政治或经济手段可以反击两国呢?恐怕没有,如果有的话也会甘愿做70年的属国了,那唯一的出路就是以军事力量去“反攻”周边两大国……
  而作为“准S级”游击士的亚里欧斯难道没有看出这是一条不归路吗?他难道没有看出迪塔作为政治家是有缺陷的吗?他难道不知道和结社的合作是不牢靠的吗?他难道不知道埃雷波尼亚帝国的“铁血宰相”是什么样的人吗?如果他对这一切都不清楚的话那他就没有资格晋升S级了。然而他还是选择了帮助迪塔,可能有很多人觉得他并没有做什么“坏事”,的确,和猎兵之流的所做所为相比他确实和“恶”沾不上边,但也正是他和迪塔一手将克洛斯贝尔推入了长达两年的水深火热,从这一点来讲他参与到独立运动中并称上是做了什么“好事”,也称不上是“对事”,尽管两年后自治州再度从帝国的占领中解放,但也和这次的独立运动没有必然的关系。如果我们假设他看出了自治州独立这件事不靠谱,那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地支持迪塔呢?有很多人可能认为因为盖依的死让他被迫上了贼船,但实际上在面对罗伊德的时候他还是坦然地“承认”了是他杀了盖依,所以他选择这样一条错误的道路决非为了“掩盖真相”。在我看来,他如果一开始就从伊安那里获悉了事件推动的大致脉络的话,那么他的目标应该很明确,就是女儿小滴在事故中失明的双眼,而这么多年来小滴仍然在圣乌尔斯拉医科大学疗养,从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亚里欧斯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能通过常规手段治好小滴的眼睛,从而让自己摆脱自己对迪塔计划的依赖吧。
  回过头来想了想,关于克洛斯贝尔的独立本身恐怕没有太多值得讲的东西,最终独立得以实现多半也是因为帝国方面出于某种原因主动放弃统治(比如宰相的死亡或失势等),还政于克洛斯贝尔。
  长期来看也面临很多困难,开头就提过了,无论是地理环境还是政治环境都面临巨大的压力,光能维护现状我觉得就已然是个奇迹了。对克洛斯贝尔来讲最有可能的出路就是等待,等待帝国因为自身体制缺陷而解体,分裂成多个小国后或许就能更好地发挥克洛斯贝尔的优势了,不过这条路多少有些听天由命的意思,尤其是只要帝国有“铁血宰相”这个怪物坐镇,在不考虑《闪之轨迹Ⅲ》中发生大规模灾难的前提下想期待它自我毁灭似乎还遥不可及。

  最后简单说说为什么“金融打击”这张牌发挥不了预想的力量。以下观点成立的基础存在较多臆测成份,仅作为一种可思考的方向,或可操作的可能性。
  首先迪塔所掌握的IBC(克洛斯贝尔国际银行)有没有这样的资产实力?我姑且相信它有,毕竟IBC拥有的资产量排大陆第一(第二位是莱恩福尔特公司)。但从剧中的描述来看,IBC也仅仅只是能够打击整个大陆的金融市场,而无法控制大陆的货币。如果IBC对帝国的金融市场开始打击,作为帝国方最直接的对策就是直接下令关闭全国所有的交易市场,然后展开大清洗,最终帝国内所有和IBC相关的交易商、坐市商都会被“剔除”,所以在《碧之轨迹》中迪塔宣布独立之后所能做的也只有冻结埃雷波尼亚和卡尔瓦德两国托管在IBC的资产,而两国对自治州发出军事介入的最后通牒的内容也只针对解除资产冻结(从剧本外角度来讲,多半还是背景太难写,编剧合理地避开了这个问题)。
  如果不想采取上文中所讲的听天由命的方式,那么至少在七耀历1178年之前就应该开始介入了,之所以这里提到这年份是因为当年在原诺桑普利亚大公国发生了“盐桩”事件,根据《空之轨迹3rd》中分支剧本的描述,事件发生后元首巴尔蒙特大公出逃,导致政府机能瘫痪,大量民众为“获取外币”而流亡国外。可以推测至少在这个时间点上大陆还没有完成货币的统一(也许这个时间点上已经存在了“米拉”这种统一货币,只是有部分国家没有采用,假如这样的话那么时间点就应该再往前推),如果IBC在这个时间点前介入的话就有可能掌握一定程度的货币发行权,这就比光拥有一定量的资产有力得多了,同时迪塔本人也不应该过多地抛头露面,更不应该以克洛斯贝尔为根据地,而是应该寻找更多的代理人来渗透大国(尤其是周边两大国)的经济体系,逐步取得在大国中的话语权,二、三十年的时间可能还太短,如果再多等待个二、三十年,或许到那时如果迪塔还有这份心的话克洛斯贝尔就自然而然能拥有独立国的地位了,哪怕名义上仍然叫作“自治州”。

结束语:
  讲这些并非想否定罗伊德、莉夏、风之剑圣等人在最为艰苦的两年中所付出的努力,无论克洛斯贝尔走向何方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英雄,本文的初衷是想从另一个视角来看看这个国家这片大陆上所发生的事,从另一个侧面来体会《轨迹》系列值得一看的亮点。

【脑洞补充】
  看到很多人提到了幻之至宝的能力,让我真正开了一次脑洞。利用幻之至宝改写因果的能力是否有可能将克洛斯贝尔导向更好的命运呢?原本迪塔和伊安律师的计划里就是有这个环节的,所以如果有可能实现的话那么他们的计划就有很大的可行性了。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首先要确认一下“改写因果”是怎么回事。
  说起来,作品中可作为参考的也只有《零之轨迹》最终战那一个案例。我个人的理解是“因果”顾名思义,有“因”才有“果”,没有“因”存在是不会凭空出现“果”的,就像如果没有玲的存在,是不可能突然出现一个巨大机器人来为罗伊德等人解围的,也不可能凭空变出一个“风之剑圣”级别的强者来支援,同时如果“风之剑圣”在市区御敌,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也是无法让他赶来太阳之砦的,所以所谓的“可改写”范围应该被限制在一些存在且发生随机事件的时间节点上,换句话说那些“目标明确”的决策是无法改写。
  举个例子,A男目前单身,某日闲来无事想出门逛逛,他可以选择去:1、书店;2、电影院,在不考虑有强烈倾向的前提下,他选择哪个选项完全是随机的(不考虑心理学上的问题)。继续往下推导,假设他去了“1、书店”,在那里有一场偶遇认识了B女,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但如果他去了“2、电影院”也许就会继续单身,所以如果改变外出目的地的选择就能改变“因果”。好,我们继续,假设他去了“2、电影院”能认识C女,也能顺利脱单,那么似乎两个结局差别不大,但假设B女是个女文青,喜欢去各种无人区徒步,最终A男和B女被困无人区——死亡,这个因果就大了,再假设C女喜欢刺激,两人去游乐园玩极限项目遇上事故——卒……这时候就外出选择而言似乎无法避开最坏的结局,那么我们再增加一个“可能性”,A男的好友D男当天想约A男出来,如果他顺利联系到A男的话A男就不会考虑去“书店”或“电影院”,这里又发生了一个随机事件,D男不小心把手机摔坏了,导致他没有联系A男……因此这时候改变命运的“因果”在于这个随机的意外是否会发生。
  以上是我个人对“因果”的一些理解,以下的推导全部都建立在此基础之上。
  太阳之砦的决战中,是琪雅改变了因果让玲赶来支援,从而避免了罗伊德等人死亡的命运。现在我们试着从这唯一的案例来推测一下“改写因果”是如何操作的。
  从后往前倒推,影响最终结果的“直接因果”是玲是否来支援,而玲是来支援谁的?当然特务支援科和玲有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道理上也是通顺的,但更多的可能还是支援剧情中必定会同行的艾斯蒂尔和约修亚,而这个结果又取决于玲和艾斯蒂尔会不会来克洛斯贝尔。那么变数就在于玲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来?如果早了,那么可能玲被艾斯蒂尔追上,问题解决了她们又离开了,或者玲又跑到其它地方去了;如果晚了就会错过那场战斗,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们假定玲何时来克洛斯贝尔这个念头是个“可改写”的随机项,具体概念可以参考“薛定谔的猫”,在此不作展开了。
  粗略地估算一下,这次的“改写因果”所影响的时间范围大概为半年(七耀历1203年11月“影之国事件”至1204年5月“教団事件”)。就这半年的期间,从确定玲会来克洛斯贝尔到她支援太阳之砦的战斗中间,还是会有很多细节上的不确定因素,比如玲会不会被艾斯蒂尔提前“抓到”?艾斯蒂尔和约修亚会不会因为其它任务而无法与罗伊德等人同行?等等……
  当然,这是以“玲决定来克洛斯贝尔之前所发生的事都是固定的”为前提,如果反之,你也可以设计出更为复杂的“因果分支”,比如艾斯蒂尔之所以会追逐玲是因为“辉之环事件”的发生,而艾斯蒂尔之所以参与“辉之环事件”是因为她成为了游击士,而她之所以成为游击士是因为父亲卡西乌斯是游击士,而卡西乌斯之所以成为游击士是因为“百日战争”中妻子的死,而“百日战争”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一环套一环,每一个节点都可以看作是“可改写”的随机因素,但就如“蝴蝶效应”所表现的那样,时间跨度越大,随机节点越多,结果就越不可控。
  说了那么多,该来说说正事儿了,“改写因果”是否能改变克洛斯贝尔的命运?
  “不能!”  谢谢观赏!
  ……好吧,开个玩笑。

  要改变克洛斯贝尔的命运有两个选择,一是状大自身,二是削弱对手,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两件事其实是一件事。
  在展开讨论之前我们先设定一个时间跨度,以七耀历1134年为限,那一年克洛斯贝尔自治州成立,距“狮子战役”结束已经过去85年,卡尔瓦德共和国也已建国30年有余。之前我曾强调过,克洛斯贝尔的问题源于它尴尬的地理位置,作为最后成立的行政区无论领土还是环境就已经受到了制约,尽管人为的努力可以改变很多不利因素,但从宏观角度来看长期的趋势很难发生质的改变,因为政治策略、经济方针的制定无不受到地缘条件的约束。人类历史上发生过许多“如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的战役,但从长远来看即便是赢了也只是让一个帝国的气数延长一些,一个国家真正衰败的原因在于经济体制,而可以采取什么样的经济体制实际上又和地理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这里讲的“可以”是指理论上的最优选)。因此,从克洛斯贝尔自治州成立的那一刻起,它就难逃夹缝里求生存的命运。
  那么接下来我们再把时间往前推,如果是“狮子战役”之前是否有机会呢?
  老实说这个问题真的超出了可评估的范围,毕竟“正篇”之前所发生的事我们能了解的还是太少(更别说关于卡尔瓦德共和国的历史几乎一无所知),只能说如果“狮子战役”的结局让帝国分裂成多个小国,第二、第四、第五、第六皇子各自割据,并且这个局面能维持到克洛斯贝尔诞生(如果乱世中还存在这么一块地方让它诞生的话,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那么无疑给了自治州更多的活动空间和可能性,但同时由于局势变得更加复杂,使得克洛斯贝尔的存续也更加步步惊心。现在的剧情中克洛斯贝尔之所以能维持70年的自治州身份,是因为两大国需要以它为缓冲来避免矛盾升级,而如果周边布满了零星小国,那么克洛斯贝尔本身就会成为他国必然吞并的对象,每天都将活在达摩克利斯之剑下。也许经过三、四个世代的努力克洛斯贝尔会成为一方强豪,但更有可能成为他国的基石被湮没于历史的潮流之中。
  想到这里,我个人觉得以投掷“因果”这个骰子来改变克洛斯贝尔的命运,实在不是个正确的方法,毕竟你无法保证连出“六六六”的,况且再考虑到“噬身蛇”的存在,既然他们能在“辉之环”事件中不受导力停止现象的影响,难保他们也有手段可以免受“因果”的影响,届时“幻之至宝”这张牌将失去它的价值。
  好了,脑洞结束。
评论
我服的 这洋洋洒洒几千字
saber307 2周前
我想知道,克州凭啥后来又独立了?难道就是宰相挂了,帝国懒得管他了,通了闪3,各个势力各种秒克州。
@noellekagamigawa 恐怕这种可能性还不小,没有了宰相,皇家当权的话,没准会比较赞同利贝尔的理念,何况帝国占领克州具体能得到多少实质性的好处,还真看不出来,这个问题我整理过,但思路还没有完全理清,在我看来克州更大的价值和高原一样,在于和共和国之间保持一定的缓冲,从地图来看除了克州和高原,其他地方都是山脉。
uraki7034 2周前
克州独立还是要靠碧之大树这种级别的东西,直接改写因果把2个大国改成克州的属国,虽然后来大树被罗爷给灭了。
steins1101 2周前
轨迹学
kyech8853 2周前
每次玩到最后都会有种,大boss雄心壮志跟你说我要统治这片宏伟的大陆和人民,然后盟主的各种计划晒出“你要的是泱泱大地,我要的却是星辰大海”。我觉得宰相的野心应该也不止于泱泱大地。
zhba9a0966 2周前
轨学家
chenbolin950920 2周前
闪轨4应该就会讲克州真正独立的全过程了。
zjqqiheizhiyi 2周前
除非有至宝更改因果律,否则克洛斯贝尔没机会独立
wesker-yu 2周前
@noellekagamigawa 假设奥瓜没死的话,后续发展主角团粉碎结社的计划,打倒了宰相势力(包括奥瓜他弟),那么帝国应该会由奥瓜领导了,以奥瓜跟艾约的关系,艾约跟罗爷的关系,帝国帮克州独立都有可能
wushuo25 2周前
先顶后看,惊现轨学家
sunsharkbaous 2周前
@zjqqiheizhiyi 当年闪二发售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
lenovolyf 2周前
我居然看完了
izayoimkiku 2周前
轨迹学家
personadisaster 2周前修改
轨迹政治学家好厉害 (笑什么笑你也是
其实克州就算解放了也还是很容易被共和国再占领的,地理位置比较惨……
delia_0923 2周前修改
@delia_0923 如果没记错的话,碧轨结果确实用了“解放”一词而非“独立”,所以可能最终仍然只是自治州呢,恢复原状。
uraki7034 2周前修改
@uraki7034 对的,所以在今后的共和国篇,克州可能还是会被提到。除非共和国篇boss也作死后,克州把宗主国改成法典国才有真正独立的希望。
delia_0923 2周前
然而宗主国是法典国的诺州被帝国就这么吞了
steins1101 2周前
就知道是你,论轨迹的政治方向我就服你~

还有提个小建议,标题上写闪3微剧透,比如我就不知道克州又独立了……
coolman0323 2周前修改
@coolman0323 碧规结局不是说了克州成功独立了么
hysgdtc 2周前
@coolman0323 我还没玩闪3啊
uraki7034 2周前
@steins1101 @wesker-yu 这个因果其实很难重写啊,《零轨》终盘找玲来救人这个因果还算小,但要让克州突然拥有宗主国地位,就算当时成功了也会立刻发生帝国和共和国的独立运动,真要改写的话可能要追溯到更早,这个就和游戏里的内容脱节太多了,另外如果考虑到蝴蝶效应的话,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奇葩的超展开,实在无法去评价它的可行性。
uraki7034 2周前
感觉我要再复习一遍零轨碧轨了.....
timdunken666 2周前
@coolman0323 emmmmm.我觉得你该仔细看完碧轨结局
little0pang 2周前
跪拜轨迹学家,见过LZ写了好几篇来着 都拜读过了

虽然我也控轨迹、如果叫我写 真憋不出那么多字
shiina_ken 2周前
这就是现实和游戏的差异了。放现实中,小国基本都是大国博弈的牺牲品,希望依靠自身独立,几乎是痴人说梦,现实就是很残酷的。所以游戏里才会有神机这种玩意帮助独立,可以依靠人民战争和游击战获取自由的尊严,然而用现实逻辑去推敲,就会显得游戏里的逻辑,及其幼稚
smiling0308 2周前
@lenovolyf 玩闪轨2的时候剐到时没这么想,不过最开始以为闪轨3会讲到。。。。没想到这进展还是太慢了
zjqqiheizhiyi 2周前
克州之所以能独立 唯一可能就是他们拥有保护伞 在奥瓜boom 宰相黑化的当下 能依托的唯有救国英雄凯恩公和不败一刀黎傲天
liangzhijun 2周前
@smiling0308 就结果而言游戏里还是失败了,从另一个角度向玩家展示了这样的做法不可行。
uraki7034 2周前
其实闪4中如何描写克州解放我觉得是很考验竹入功力(...)的部分了。虽然基本走向应该是因为宰相作死不得不放弃克州。但如何平衡“帝国被迫放弃克州的”和“罗爷他们努力的结果”就挺难的。其实也就是如何平衡黎恩和前代主角戏份的事情。这次不像零碧轨艾约支援那么简单,克州的事情必须让罗爷上并且不能过于被动。但这毕竟“闪”系列,也不能让黎恩被抢戏吧...
总之我是挺期待闪4两位主角能联手,但又有些担心会重复闪2外传时候国内各大论坛撕逼的场景...心情复杂
delia_0923 1周前修改
@delia_0923 其实也未必那么难,只要制造一点事件就可以了,虽然最终解放是必然,但这个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事件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人员或社会资产的损失,特殊支援课在这个过程中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一起熬过黎明前的黑暗。齐活!如果能再加一些像闪2外传那样的和黎恩的互动,那就是加分项了!
以下为想象:
  随着帝国对克州的控制力下降,克州恢复了被占领前的混乱局面,眼看克州脱离帝国掌控近在眼前,来自大陆各地的黑色组织、猎兵团都想趁此机会分得一杯羹,因此克州也成了群“雄”割据的局面。镜头转到特殊支援科在某个事件中带着一大批平民退到了教堂,里面有克州多名政界要员、商界名流的家眷,外围有两到三支大陆顶尖的猎兵团围困,决定轮流攻坚,轮到谁打下来就算谁的,罗爷挡住了五、六波敌人的轮攻后,几支猎兵团的首领改变主意决定联手,眼看被逼上绝路的罗爷抬头望了一眼远方的天空——“援兵来了!”
uraki7034 1周前修改
@uraki7034 emmmmm 我个人觉得克州解放有2种走向,第1种就是克州解放算是各地净化诅咒的一个部分,新旧7一行人跑去克州拔草,因为算是开战前线所以很混乱,罗爷他们也没人追捕了,于是碰面一起帮忙净化诅咒保护人民,趁乱解放。(怎么感觉是闪2模式
第2种就是,克州解放和宰相完蛋是一个时间点的,也就是宰相死了后新上位的领导人宣布解放克州。这样罗爷估计就要去帝国本土帮忙了,说不定还可以终章可控一起打爆宰相(虽然我觉得罗爷会离开克州的可能性不大←不然兰迪和缇欧戏份尴尬了)
总之现在没续作具体情报也就不瞎奶了,倒是感觉一但黎爷罗爷联手,尤娜立场尴尬啊,仿佛是被缪洁抢走戏份的二少一样
delia_0923 1周前修改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