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另一个角度看《闪轨》——搞事先锋“帝国解放战线”

微博   微信 4周前编辑   29评论
  关于“帝国解放战线”是《闪之轨迹》中一个比较无趣的话题,大多数玩家对这个组织的印象大概是“一直在搞事,总是不成功,每次都得瑟,永远下回见”吧,同时姑且不说首领“C”——克洛的情况,三名干部“G”、“V”、“S”参加“帝国解放战线”的动机就让人感到有些扯谈。
  米歇尔·基迪恩(干部“G”),曾是帝国学术院副教授,因为批评奥斯本政策而被取消授课资格,而后他又采取了散发传单这样过激方式继续批判,最终导致被学校开除。一个教职人员被取消授课资格的话恐怕就不仅限于个人政见的问题了,可以推测他十之八九是在自己的课堂上公然进行批评甚至抨击,而之后散发传单的行为就更不用说了。
  巴尔干(干部“V”),曾是猎兵团“阿伦加姆”的团长,受当时贵族派的委托袭击奥斯本,不料反被围剿,除了他本人以外所有团员丧生。用他本人的话来讲“根本没有给他们投降的机会”,“连女性团员也没有幸免”,但事实上猎兵团本就臭名昭著,“阿伦加姆”本身干的也是恐怖分子的买卖,当时Ⅶ班的回答很清楚,虽然奥斯本应对的手段有些过激,但没有什么不当。
  斯卡蕾特(干部“S”),出身农民家庭,加入七耀教会的封圣省,曾任从骑士。由于老家的土地在奥斯本的“铁道网扩充政策”中被征收,她父亲找不到新的可耕种土地,终日无所事事借酒消愁最后意外身亡,因而对奥斯本产生了憎恨。(曾看到有人简单地将其描述为“钱太多了”,其实主要原因是“无所事事”,当然最终选择堕落仍然是他本人的问题,还有人觉得这理由很蠢,确实很蠢,但社会上将自己的过激怪罪于他人过错的人不在少数。)
  可以看出,这三名干部加入“帝国解放战线”的动机原本就是偏激的,“帝国解放战线”也并不是什么革命团体,而是彻头彻尾的恐怖分子。对“帝国解放战线”的描写更多的不在于体现他们的正当性,而在于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帝国内部矛盾的激化,以及贵族派在斗争中与恐怖分子合作的事实,这些事并不会因为克洛是主线人物而变得正当化。
  还有很多玩家觉得这帮人做事毫无章法,也没有特别明确的目标。那么接下来再看看这个爱搞事的“帝国解放战线”具体搞了些什么事。
  第一件事是凯尔迪克集市毁档口、偷货物的事件。如果结合背景来看,这起事件基本可以判断是在艾尔巴雷亚公爵的授意下进行的,连具体实施的那些假的自然公园管理员都是“外聘”的,所以这起事件成功与否对“帝国解放战线”而言似乎影响并不大。
  第二件事是诺尔德高原的战争危机。这起事件是不是“帝国解放战线”自主策划的不好说,按干部“G”的说法是为了引起边境战争,从而令奥斯本在处理危机的过程中疏于防范,制造袭击他本人的机会。但如果真的爆发事战的话也许对贵族派发动内战也是有利的,这可能会让奥斯本“腹背受敌”,毕竟驻守诺尔德高原的帝国军是奥斯本所掌控的派系。但从客观事实上来看,“帝国解放战线”或许从来就没被奥斯本放在眼里吧,即使没有Ⅶ班参与,两名“铁血之子”也足以解决当时的问题,米莉亚姆之所以找Ⅶ班帮忙不是因为对自己的战斗力没信心,而是希望能用更“温和”的手段压制敌人。
  第三件事是帝都夏至祭艾尔芬公主遭到劫持的事件。这起事件的主场在帝都,无论搞出多大的动静应该也很难对奥斯本直接下手,即使劫持了公主也不行,按克蕾雅的推测可能是想借此令革新派颜面扫地,这个目标实在看不出对“帝国解放战线”有什么具体的价值,当然从干部“G”的台词上来看,他们也确实没有打算伤害公主,更没有指望真的能将公主劫走,如果没有Ⅶ班出手阻止,最后的结局可能是被“帝国解放战线”主动送还的,这么看来还的确是颜面无光。而Ⅶ班将这个结局改写为“从恐怖分子手中将公主夺回”,多少也为帝国政府挽回了一些面子。
  第四件事是加雷利亚要塞的列车炮事件。这很可能就是一起“诈死未遂”的事件,为什么这么说?这起事件的开端是奥斯本作为帝国代表参加在克洛斯贝尔自治州召开的西塞姆利亚通商会议,而Ⅶ班在那之前打算坐列车前往当月特别实习地雷格拉姆的时候,正巧遇到雷克特从站内出来,他说自己是来作“人生的告别”的,米莉亚姆当时答道“你和大叔才没那么容易死呢”,而雷克特则说“且不说那个大叔,但我可是很弱的”,也就是说当时他已经预见到此行异常凶险了。凶险来自两大国的恐怖分子吗?毕竟不是光他们两个人身陷敌阵,东道主克洛斯贝尔肯定会有严格的安保措施,身边有缪拉这样的猛将保护,又有“红色星座”随行,雷克特自身实力也并不算弱(他说自己弱可能只是相对奥斯本而言的),而且身为情报人员的他也应该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了,在这种背景下要说恐怖袭击就能让他提前“交待后事”这个很难说得通。最大的可能还是情报局已经提前获悉加雷利亚要塞的列车炮可能会被劫持,如果列车炮发射自己必死无疑,奥斯本也会“死亡”,所以按原计划这是个“必死之局”,只是后来这件事在Ⅶ班及两名教官的努力下被阻止了。如果列车炮成功发射的话,也许内战就提前爆发了,想必当时贵族派的兵力已在各地伺机而动,就等炮声一响群起而攻之了吧。
  然而这里会衍生出一个问题,如果计划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还要派已经基本失去战斗力的干部“G”去克洛斯贝尔送死?三名干部分别的时候既知道有列车炮的计划,也知道奥斯本那边已经雇用了“红色星座”这样强大的护卫。我个人的推测理由可能有两个:一是贵族派如果与共和国方面有合作,那么既然共和国那边派出了“反移民政策主义”,那么这边如果完全没有配合的动作显然不合适(是的,共和国那边也不太平,很可能也是有和贵族派同等规模的反对势力在幕后策划);二是假如干部“G”运气不错,通过常规的袭击手段干掉了奥斯本,那么夺取列车炮的计划就可以直接跳过了,尽管可能性微乎其微。这两点便是干部“G”此行的意义所在。
  这起事件中最容易让玩家不满的是托娃当时身处克洛斯贝尔,列车炮一旦发射她也难逃厄运。其实这对克洛而言也是个意外事件,托娃随行前往克洛斯贝尔是前不久才公布的(该章的自由活动日,也就是10天前),那个时候恐怕计划已经准备了八九不离十了,想取消计划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克洛主动公布身份,并让帝国政府出面防范这起事件的发生,这显然不可能。所以克洛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Ⅶ班能够阻止列车炮的发射,如果他真的不顾托娃的生死的话在那一战中就应该和巴尔干联手阻挡B组。所幸,最后列车炮没有发射,克洛斯贝尔也逃过了一劫。
  第五件事是卢雷军需工厂和矿山发生的事件。这次和之前凯尔迪克几乎一模一样,纯粹是在替罗格纳侯爵办事,为第一制作所销毁了铁矿石外流的证据及相关线索,以防止顺藤摸瓜暴露“机甲兵”的存在,之所以在这个时间点上爆发是因为铁道宪兵队即将对此展开调查,而事件的最后克洛还顺手击毁了己方的飞行艇,让“帝国解放战线”从世人的视野中消失。不过其实这一手还挺粗糙的,连黎恩都能看出艇上装载了大量爆炸物,这种手段对克蕾雅应该没有太大意义。
  综合一系列的事件来看,“帝国解放战线”所实施的作战行动更多地倾向于贵族派的利益,当然了贵族派在背后支持着他们,估计少不了出钱出装备,后来还提供他们机甲兵(还是专用机!),拿了别人好处自然要帮别人办事,只是“帝国解放战线”不同于一般的猎兵团,贵族派的利益也正好符合了他们行动的动机。
  很多时候“帝国解放战线”的行为表现得很散乱,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性,根本原因在于很多玩家将它当作一个单独的势力看待,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它与贵族派若即若离,既有共同的利益,又有不同的目标(“帝国解放战线”的目标是要杀死奥斯本,而对贵族派而言这个目标不是必须的)。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的话,那么“帝国解放战线”某些奇怪的态度就不难理解了,但还是有一个问题不太好解释,就是在诺德尔高原挑拨帝国与共和国开战未果后,“C”(也就是克洛)对干部“G”表示这样更利于今后的行动。前面我提到过,这起事件是不是“帝国解放战线”自主策划的不好判断,但如果这起事件是自主策划的,就很难解释为什么“失败”反而更好,毕竟剧情中干部“G”的解释是“以此分散奥斯本的精力,制造发动袭击的机会”,这个理由乍一听说得通,而且也的确去实施了(尽管最后没有成功),那么为什么还要说“失败反而更有利”呢?如果深入推敲的话,一旦帝国进入战争状态,那么必然提升安全保障等级,对于“帝国解放战线”这种散兵游勇的武装集团反而是不利的,那么会对谁有利呢?在战争状态下首先投入战斗的必然是正规军,尤其是加雷利亚要塞和坚达门的第三、第四、第五机甲师团,这将大大制约革新派的实力,所以对贵族派是有利的,而事后在内战中也证实了贵族派确实与共和国方面有所往来。因此可以推测,这起事件其实还是“帝国解放战线”在为贵族派“打工”,所以才会得出“失败反而更有利”的结论,因为“利”的对象不同。不过这又引申出另外一个小问题,在《闪之轨迹Ⅱ》中黎恩带人攻打监视塔的时候曾提过“贵族联军应该不知道那个曾经放置迫击炮的高台”,如果说这件事是为贵族派做的,贵族派到底知不知道这个高台的存在呢?我认为和克洛有过直接接触的人应该是知道的,但可能也没有太重视,毕竟这个细节太小了,到了贵族联军占据监视塔的时候多半也没有获得这个“不重要的情报”,所以客观地讲“贵族联军不知道”也合理,而从黎恩的主观判断出发,既然已经知道“帝国解放战线”背后的支持者是贵族派,那就应该考虑到这个可能,所以他作出这样的判断一方面可能是相对比较乐观,二方面他的态度也很明确,即使有一定风险这件事也必须去做(就结果而言,最大的意外是有结社的执行者介入)。当然了,这个观点中猜测的成份较多,仅作参考。
  总体而言,克洛算不上一个好的谋略家,在战略层面他并没有制定出什么特别有价值的方案(但在战术执行上他的效率还是挺不错的,每次行动基本上都达成了既定目标),“帝国解放战线”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置奥斯本于死地,至于如何实现完全无所谓,所以他们的行动模式是在执行贵族派给出的任务的同时寻找时机,比如上文提到的列车炮事件可能就是“时机”之一。也正因为动机如此简单直接,使得奥斯本在帝都演说时中枪之后“帝国解放战线”完全转变为贵族派或结社手中的战斗力,这一枪既是贵族派与革新派内战揭幕的钟声,也终结了“帝国解放战线”本来的使命。
评论
好长,看完了。
yi-shao 1月前
坑之轨迹,坐等共和国
joekr66 1月前
和赤色星座在碧轨策划详备的活动比起来帝国解放战争就给我一种乌合之众的感觉。
宰相去克洛斯贝尔的时候与其用列车炮不如和迪塔市长合谋出钱让赤色星座当二五仔干掉宰相。
(当然只是上帝视角说说而已)
god_help_sakula 1月前
g的话 闪3里能找到一本书,就是他写来抨击宰相的
steins1101 1月前
这三个人 理想很丰满 现实很骨感 搞事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就是干掉宰相 这个最根本的目的都失败了
liangzhijun 1月前
@god_help_sakula 就是乌合之众没错啊,核心就这几个人,既没势力又没资金,甚至连组织能力也比不过猎兵团,要真能写得跟红色星座一样牛,才真的说不过去。另外在克洛斯贝尔,宰相可是花了1亿请的红色星座,而且这种顶级猎兵团,事后可以收其他雇主的钱反杀你,但还在契约期内撕破脸,毕竟还是太没下限了,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吧。何况你要红色星座反水,你的价码要超过1亿吧?这钱说到底还不是迪塔一个人担,而且迪塔凭什么听这帮人的?迪塔当时的目标可不是要干掉宰相啊。
uraki7034 1月前
大波妹干部很丰满
ccin2005 1月前
@liangzhijun 宰相没死这个已经超出正常人的预计了,从那一枪命中心脏而言,就当是他们成功了吧,不过这个成功也确实没啥多炫耀的,人家都知道你会开这一枪。
uraki7034 1月前
不过就某方面来说 黎老师他们一而再的栽在宰相手里 也是信息不对称的锅 就这点来看 库洛能达成目的自信也不是白说的
liangzhijun 1月前
下意识的看了下发帖时间……
lovemytieria 1月前
@lovemytieria 求别说……
uraki7034 1月前
又见轨学家
chenbolin950920 1月前
@uraki7034 但是帝国解放战争背后还有贵族派啊,扩张是宰相的意图,如果让贵族派重新掌权的话克洛斯贝尔独立的可能性也会更高一点。
嘛……也就瞎想想,说乌合之众不太好的原因是克洛这么个重要的角色,配了个这么随便的组织就很掉价。
god_help_sakula 1月前
我还能活到盟主大人出来的时候吗?
zhba9a0966 1月前
@god_help_sakula 不好说啊,首先贵族派也不是说一定要干掉宰相,在贵族派看来这场仗正常情况下是能打赢的,他们舍不舍得花这钱还不好说,毕竟要超过1个亿了,从各贵族领地增税这点上来看,他们的钱是不够用了,这还不是说把打仗的钱拿过来用可以简单解决问题,花1亿把宰相弄死这仗还是得继续打。
第二,克洛斯贝尔能不能独立是建立在寻找“独立后对双方更有利”的共同利益点这个前提上的,贵族派如果觉得没什么利益,那么就算扳倒了宰相也完全可以维持现状。
至于克洛,角色重要是一码事,这个组织是不是厉害是另一码事,一个技术学霸未必能经营好一家公司,何况克洛只是一般厉害,还没有到运筹帷幄的层级,我个人觉得现在这个定位算是比较合理的吧。
uraki7034 1月前
@uraki7034 好帖看完了。
楼主顺便分析一下克洛的复仇动机啊?
游戏里在飞艇上,克洛一个人陈述完之后说了一句:“是吧?微不足道的理由吧?”的时候,我内心OS也是非常无语“是啊!这锅也得宰相背?”
lenovolyf 1月前
闪3没来得及玩,点进来之前还担心会被剧透,现在终于放心了。楼主写的不错,对这个已经被终结的组织做了一个良好的总结。刚好还可以在开闪3坑之前复习一下剧情。
melfirth-mk2 1月前
@lenovolyf 我不确定是不是指《闪2》幕间那章黎恩被带到贵族联军旗舰上的那场对话,如果是那场的话克洛那句原话是“……是吧?这种事很常有吧?”(我手上的是日版,所以不知道你是不是指这句)。
就克洛而言,他的情况并不算太复杂,他爷爷之所以死是寒了心了,宰相从他手里谋取茱莱市也只是常见的国与国之间的经济侵略,但议会的部分议员为了个人利益以爆炸案嫌疑为由弹劾他,恐怕是造成他逝世的直接因素。但是克洛能去找这些议员,甚至支持茱莱市合并的市民吗?没办法,所以只能将矛头指向宰相。人遇到这种大起大落总会寻找一个宣泄口,这和干部S的情况基本类似,何况那时候他才13岁,面对的“大起大落”又是国破家亡。而他之所以没有像其他几位干部那样极端,说明他多少还有一些理智地抗争,用他的话说“我并不是说宰相就是‘恶’……”,只不过心里那道坎不是说过就能过的,但“只是以弟子的身份为师傅报仇”在我看来可能就真的是自欺其人了。
uraki7034 1月前
GVS辣鸡 好的我说完了
umdeath 1月前
闪1 毫无魅力的反派x4
闪2 毫无魅力的反派x3

队友反水这么容易写的题材都崩了 还不如直接搬运火影模板呢
davidkong23 1月前
闪轨的价值观都不对了,编剧真的就是一坨屎啊
sion2015_hk 1月前
@uraki7034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感觉就是标准恐怖分子而已,只不过长得帅又正好认识男主,,我甚至感受不到和男主有什么羁绊
lenovolyf 4周前
@lenovolyf 帅不帅的是一方面,至少我觉得这个作品里面需要这样一个定位的角色,贵族联军需要马前卒来干脏活累活,很多事不可能让结社或风之旅团的人去干,只能让“帝国解放战线”去做,上面有朋友说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没错,贵族派正需要这样一个乌合之众去做些见不得光的事,另外克洛就是在凯恩公爵的扶持下才有机会组建这个组织的,用在凯恩公眼里他就是个“亡国的流浪儿”。我对人物或事物的看法一直是,如果它符合剧本的定位和需要,那么它就是成功的,举个典型的例子,有一小部分人觉得黎恩作为主角就应该怼天怼地,那么这样合理吗?可能听着是很爽,但必定不合理。同样的,“帝国解放战线”如果是和“红色星座”同水平的组织,必然也会存在诸多不合理的问题,要把这些问题合理化还得费更大的周章。
至于和主角之间的关系,从几方面来看——
第一,克洛从入班到脱离也就经历了两个多月,这导致很多人会下意识觉得他和7班的关系就维持了两个多月,其实无论克洛还是托娃等人,以及全校学生,都已经相处了半年了,另外抛开日常琐事不说,在克洛进7班之前至少还发生过和黎恩一起在旧校舍救爱丽榭的事件,在进7班后经历过两次特别实习,一次是去茱莱,这期间会不会发生什么精彩互动就不说了,后一次是去雷格拉姆以及加雷利亚要塞,既便列车炮事件是和克洛有关,但他和7班共同努心想救托娃的心情是不假的,之后还有一起为校园祭准备表演等。可以说除了没有发生过什么明显冲突(如尤西斯和马基亚斯、劳拉和菲)外,他和7班之间的互动并不少,问题就在于大多数人会因为剧情没有主动把“事件”放在玩家眼前,就会觉得完全没有事情发生,这也是导致很多人觉得《闪轨》人物刻画不足的原因,但我在这里举个例子,第5章的时候劳拉回到老家,当地居民围上来跟她亲切地打招呼,这时候尤西斯什么反应?他的台词是“…………”,这一串省略号就足以描述他心中的五味杂陈,但这章是劳拉主场,事实上《闪轨》就是在事件、人物、背景几大要素不断穿插,以“一章讲一两个人物”的眼光去看自然会漏掉很多东西。
第二,尽管克洛入班时间不长,但我们倒推回第二章、第三章,黎恩会因为相处时间不长而不管同伴吗?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他大可不管尤西斯和马基亚斯,他大可以不管诺德尔高原那堆事。黎恩不是这样的人,整个7班在《闪1》结束的时候都不是这样的人(当然这就是日式RPG相对主流的调调),黎恩说过7班是一个家庭,家庭成员犯错又怎么会轻易将他放弃,何况克洛的本质并不是“恶”,上面有人说价值观不对了,我不清楚是不是指这个问题,但看看黎恩对斯卡蕾特的态度,价值观并没什么不对,黎恩从来没说克洛的行为没有错,正因为是错的所以要把他抓回来,不能任由他错下去,更没有说过他不用付出代价,只是这个罪如何赎并不是由他说了算的。退一步而言,别说对克洛了,从《闪2》中可以看出,黎恩对所有学校的学生都是抱着不放弃的态度,(又有很多人嘲笑他们游山玩水,为什么要“游”?因为这是实现“大目标”的“方针”当然也是游戏需要,关于这个问题以后有机会再展开,虽然我已经在写了,不过看以后有没有机会谈到这个),况且克洛和托娃、乔治、安捷莉卡他们的感情也是客观存在的。
所以说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剧情也好,人物定位也好,黎恩一定要把克洛找回来是完全合理的。好了,这个回复篇幅已经有点太长了,而且跑题有点厉害了,涉及的问题都可以单开一篇了,就此打住吧。
uraki7034 4周前
支持楼主写的分析,现在难得看到了。
qky_689 3周前
轨迹的文章能写这么多,P9我只服你!
coolman0323 3周前
@lenovolyf 我也有这种感觉
heikoxj 3周前
麻烦加个剧透注意,我刚开始玩闪轨刚遇到他们,看你文章第一段直接剧透了
jinshuiqiangwei 2周前
@jinshuiqiangwei 好吧,是我考虑不周,抱歉了。不过既然透了,你也可以考虑直接看完,没准能在玩的过程中有所共鸣……
uraki7034 2周前
@steins1101 翻了一下时间线,感觉这里可能吃设定了。据《闪2》说三人在1201年就加入“战线”了,虽然“闪1”(1204年)里G号称被帝国学术院除名是3年前,也就是1201年,但他1202年写书署名还在帝国学术院。
如果不是吃设定,要么这家伙先加入“战线”被除名,然后写书的时候装逼用学术院的身份,要么就是他号称因为被学术院除名才加入“战线”根本就是扯谈。
uraki7034 5天前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