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另一个角度看《闪轨》——贵族派究竟输给了谁?

微博   微信 2017-12-29 12:36发布   22评论
  整个贵族联军主要以四大名门为核心,因而四大名门的表现直接影响着这场内战的最终走向(这次的开场白就这么简单粗暴!)。
  《闪之轨迹Ⅰ》的前两章对贵族派与革新派之间的博弈有一段不算精彩,但很值得推敲的描写。第1章的特别实习地凯尔迪克是克鲁琴州北部一个以贸易为主业的小镇,事件背景我们都已经知道了,由于凯尔迪克方面对增税这件事有所抵触,因此领主故意签发了两张相互冲突的营业许可证制造冲突,又命令领邦军不介入任何冲突的调解,以此逼迫当地商人接受增税政策,恰巧赶上“帝国解放战线”引发毁档口、偷货物的事件,最后事件以铁道宪兵队的介入得到解决。到了第2章艾尔巴雷亚公爵以莫须有的罪名拘禁帝都知事之子马奇亚斯,这固然是艾尔巴雷亚公爵在为自己攒筹码,但同时更深一层可以看出此刻的艾尔巴雷亚公爵或许已经开始“失控”了。
  首先从之后的剧情发展可以知道,实际上“帝国解放战线”背后就是贵族派在支持,因此不难想象凯尔迪克集市的事件虽然是“帝国解放战线”在实际操作,但应该是在艾尔巴雷亚公爵的授意之下。其次,Ⅶ班的实习地并不是萨拉教官随意安排的,而是由学校的三名理事决定的,而卢法斯恰巧是其中之一。因而Ⅶ班在凯尔迪克遇到这样的事件很难说是个偶然,包括铁道宪兵队最后的出场也决不是赶巧,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会由铁道宪兵队出面解决,让克蕾雅意外的充其量只有Ⅶ班是否能靠一己之力解决这个事件而已,就算克蕾雅不出面,卢法斯和萨拉也会以学校的身份来“捞人”。
  接着是第2章的特别实习地公都巴利亚哈特,Ⅶ班抵达之后卢法斯因公事前往帝都,之后艾尔巴雷亚公爵与尤西斯见了一面,表现出了对他本人及Ⅶ班的冷淡态度,随后Ⅶ班在实习过程中目击到了奥洛克斯堡被入侵,第二天艾尔巴雷亚公爵将尤西斯召回,马奇亚斯立即就被领邦军以涉嫌入侵奥洛克斯堡的理由拘禁,直到章节最后由卢法斯出面解决。如果是第一次玩的话可能会觉得这就是艾尔巴雷亚公爵为了钳制帝都知事而耍的小手段,但要是已经知道后续发展的话就不难看出一些端倪,卢法斯前往帝都是因为正好有公事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不过给Ⅶ班造成了一个真空区是客观事实,使得事件发生之后Ⅶ班必须自行寻找解决之道,换句话说拘禁事件一定会发生。而米莉亚姆入侵奥洛克斯堡也是偶然事件吗?从第2章结束前的对话来看也不是,整起拘禁事件的发生显然在奥斯本的计划之内,其目的可能是希望通过外部压力保持或提升革新派内部的团结度以及对贵族派的激进度,不过就这样把盟友的儿子卖了真的没问题吗?没问题,毕竟他本人什么也没做,派米莉亚姆侦察奥洛克斯堡也是完全合理的行为,毕竟奥洛克斯堡刚刚改造一新,同时运送中的新型战车也反映了领邦军在大幅升级军备,甚至完全有可能是“侦察顺带布局”一石二鸟的设计,唯一的小意外是米莉亚姆离开奥洛克斯堡的时候被Ⅶ班目击到了。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让公爵阁下如此失态,可见他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内战爆发后,艾尔巴雷亚公爵指示“北方猎兵”袭击悠米尔,劫持了艾尔芬公主和爱丽榭。第二柱“使徒”薇塔将此举评价为“昏招”,也许当时她这么说只是为了麻痹黎恩等人,也许这确实是“昏招”,之后她协助“黑兔”完成任务是出于其它不同的目的(她需要给黎恩一个动机,以促成“灰色骑神”与“蓝色骑神”之间的战斗)。那么到底是不是“昏招”呢?我们先来看看艾尔巴雷亚公爵这么做的动机,在之后尤西斯的质问中也提到了,他之所以派遣猎兵团劫持艾尔芬公主,主要目的是在这场内战中掌握主导权,尽管事后仍然是被凯恩公爵所掌控,但毕竟这件事是他促成的,推举长子卢法斯担任“总参谋”也是同样目的,但他认为份量仍然不够,而在内战中掌握了主导权,又或者说为内战的获胜发挥了最大的推动作用,势必在日后资源重配、分割胜利果实的时候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和优先权。然而这么做最直接的负面影响就是会令一些原本持中立态度的贵族势力对贵族联军产生质疑,尤其像“光之剑匠”亚尔塞德子爵这样的人。在黎恩前往雷格拉姆寻找艾玛和劳拉时,正好遇上“黄金罗刹”奥蕾莉亚和“黑旋风”沃雷斯到访,沃雷斯表示“并非是来质问当日‘红翼’出现在托尔兹军官学校一事”,只是来看看“光之剑匠”是否在雷格拉姆,“‘光之剑匠’不在雷格拉姆就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奥蕾莉亚语),“眼下保持中立,视局势发展会根据自己判断的‘正义’举起手中的剑”(沃雷斯语)。由此可见,贵族联军已经开始在意中立派“光之剑匠”的态度了,以至于需要这两位领邦军的最高将领亲自跑一趟(虽然身份是子爵,但在贵族中声望不低,且又是奥蕾莉亚的老师)。不过艾尔巴雷亚公爵当时认为大局已定,胜券在握,根本不把部分小领主放在眼里,自然把心思全用在这种小算盘上了。从这件事往前反推,占领托尔兹军官学校或许也可以算是“昏招”之一吧,甚至没准这一路兵力也是由艾尔巴雷亚公爵主导的(当然具体下达指令应该是卢法斯,背后错综复杂的算计就不细说了)。
  总体而言,艾尔巴雷亚公爵从头到尾一直在为自己积攒筹码,由于四大名门中只有艾尔巴雷亚和凯恩两家爵位最高,罗格纳侯爵、海亚姆兹侯爵基本就算是二线队伍了,因而也只有艾尔巴雷亚公爵有必要如此急功近利地去做这些事,再加上“胜局已定”更加令他感觉到焦急,对他而言再不出手的话可能黄花菜都凉了。
  开战一个半月之后,以克鲁琴州为中心的帝国东部战局陷入僵持,双龙桥的领邦军迟迟未能攻克加雷利亚要塞,反而第四机甲师团已经逐渐进入反攻双龙桥的态势了,迫于压力艾尔巴雷亚公爵再度故技重施,将手伸向师团长克雷格中将的女儿菲欧娜。而事实上这不但没有阻挡住“红发”克雷格反攻的步伐,还将原本并不参与战事的“红翼”牵扯进来,造成了Ⅶ班与第四机甲师团从东西两面夹击双龙桥的窘迫局面,尽管战争中不择手段也是司空见惯,但劫持敌将家属当人质的确算不上光彩的事,“卡雷杰斯”的出现加上艾尔芬公主的宣言更是给领邦军士兵造成了心理上的压力。这一仗看似是Ⅶ班在帮着正规军攻打贵族联军的据点,实际上第四机甲师团的胜利只是时间问题,本质上是Ⅶ班借用了第四机甲师团反攻双龙桥的这一时机,消除了“人质危机”可能产生的负面后果。
  最后随着贵族联军战局日渐严峻,自己又失去了双龙桥据点,艾尔巴雷亚公爵的内心终于彻底失控,他做出了一个极端且又没有具体意义的行为——火烧凯尔迪克。这个行为与其说是对凯尔迪克居民倾向正规军的儆戒,不如说是艾尔巴雷亚公爵身陷逆境下的一种发泄或迁怒,事发之后卢法斯特地致电“卡雷杰斯”与该事件撇清关系,并称克鲁琴州领邦军大部分已在他的指挥之下,该事件只是艾尔巴雷亚公爵手下“少数人”的行为,换句话说此时的艾尔巴雷亚公爵已被架空,这无疑也是令他抓狂的重要原因。
  也许有人会不理解,堂堂公爵为何行事会如何过激。其实道理很简单,一个长期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人,早已养成了目空一切的行为习惯,从劫持艾尔芬主公一事就可以看得出,那个时间点上有实际地位的皇帝以及拥有继承权的皇太子已在贵族联军控制之下,少了一个空有皇家身份的公主其实影响并不大,既然去悠米尔劫持公主,劫了也就劫了,但顺带还把爱丽榭也一起抓来,也许这个行为的用意是想给那些不加入贵族联军的低爵位贵族一些颜色瞧瞧,但同时也反映出艾尔巴雷亚公爵确实没拿低爵位的贵族当回事。到了帝都决战之日,当尤西斯和Ⅶ班来见他的时候,我们的艾尔巴雷亚公爵还做着东山再起的黄粱美梦,直到众人离开之时,他还不忘补充一句“我才是最适合执掌贵族联军的人”。

  那么凯恩公爵呢?凯恩公爵一开始就没有将这场战争当作内战,而是一场复辟之战(也可以说是篡位之战),他的目标根本不在于什么“四大名门之魁首”,而在于帝国皇帝的宝座。当然了,他一开始应该并没有打算动用“绯色骑神”,他再三向薇塔承诺不会让“绯色骑神”起动,只是当煌魔城一战中克洛和薇塔输得如此干脆,他才情绪失控强行起动“绯色骑神”。对他而言最理想的过程就是奥斯本死亡之后,贵族联军击溃各地正规军,彻底掌握帝国的控制权后逼迫现任皇帝退位(或者直接制造一起事故将皇帝本人及所有皇位继承人杀害),自己再站出来揭密身份登上皇位。
  他看待战局的态度同样傲慢,既有“机甲兵”这样的超常规武器提升战斗力,又有众多“奇人异士”相助,还握有最强大的底牌“绯色骑神”,在他的构思中根本不存在“打不赢”一说,只有“怎么赢”的区别,从他在旗舰帕坦古艾号试图招揽黎恩时就可以看出,如果黎恩肯帮他那么就可以“尽快结束内战”,甚至在战乱尚未爆发之时,他就带着“西风旅团”的两名成员去亚尔塞德子爵面前招摇,要知道那时候“帝国解放战线”背后是贵族派支持一说也只是分析得出的结果,并没有直接证据,而结社的介入也是在之后加雷利亚要塞事件中才正式开始的,这个时间点上他敢这么做可以说是有恃无恐。
  俗话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贵族派因为总参谋是“铁血之子”而输了这场战争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而凯恩公爵个人的失败却并不在于此。名义上以“四大名门为首”的贵族联军,实际上是两大公爵带着两大侯爵在打仗,而两大公爵之间又各种不对付,仰仗着手中掌握着“机甲兵”这一神兵利器,又有结社、猎兵、骑神起动者等“各路牛鬼蛇神”保驾,在刚拿下帝国六成领土的时候就开始打起各自的小算盘,这是硬伤之一;表面来看整个贵族联军最大的致命伤是没有料到担任总参谋的艾尔巴雷亚公爵之子卢法斯居然是“铁血之子”的领袖,然而就战局来看卢法斯不但没有阻碍贵族联军的作战行动,反而提出并有效地实施了切断东西两侧正规军的大战略方针,因此他的存在并不是贵族派失利的根本原因,硬要说的话他的存在反而突显出了贵族联军中缺乏真正的将才,卢法斯将正规军的战线切割成东西两侧,西侧由“黄金罗刹”奥蕾莉亚和“黑旋风”沃雷斯主导,那么东侧呢?没有旗鼓相当的将帅来执掌大局,这恐怕才是双龙桥、黑龙关接连失利的根本原因,这是硬伤之二;四大名门的当家本身似乎并不太懂领兵打仗,所以一靠“机甲兵”的威慑、二靠导力科技优势(诺德尔高原指向性通讯干扰)、三靠“牛鬼蛇神”拔高战斗力,猎兵团这种“有奶就是娘,给钱就是爷”的也就算了(其实本作中“北方猎兵”就是典型反例),结社的人是那么好使唤的吗?说句不好听的,有时候连盟主说话都未必好使,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撂挑子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翻脸不认人,指着他们帮你摆平局面,相当于抱着一颗不定时的炸弹,这是硬伤之三。
  以上三点是无论卢法斯是什么身份都存在的“硬伤”,而卢法斯的立场又具有什么影响呢?帝国西部是凯恩公爵的封地,前文提到过两大公爵互相较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他将战略重心放在西部必然是顺着凯恩公爵的心意,这也导致了东部的贵族联军统帅力是不如西部的,Ⅶ班是包括卢法斯在内的三位理事一手培养起来的,他们会怎么做,能做到什么地步,卢法斯心应该还是有点底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以四大名门为核心的贵族联军,东部这最重要的一条大腿和一条胳膊是在卢法斯的诱导下被肢解了。可卢法斯做过什么呢?他可什么都没做,他既没有派遣猎兵袭击悠米尔劫持公主,也没有允许双龙桥的领邦军绑架菲欧娜作人质,更没有授意猎兵纵火凯尔迪克,他只是因为西部战事紧张“分身乏术”罢了,因势利导——这和“铁血宰相”奥斯本的手段如出一辙,真不愧为“铁血之子”的领袖,漂亮地完成了奥斯本出给他的“削弱贵族派实力”的课题。从这点上看,他的手腕倒和某位“麒麟才子”有几分相像,明明每件事都处理得很到位,却眼见辅佐的对象一天不如一天。

  罗格纳侯爵、海亚姆兹侯爵的情况则更为简单,作为第二梯队两者基本上算是两大公爵家族手下的高级打工。
  罗格纳侯爵本就无心在内战局势中争夺主导权,像海迪尔·罗格纳这样空有野心却对局势没有正确判断的跳梁小丑,还企图参与四大名门在内战中的角力,实属想瞎了心,从罗格纳侯爵的立场来讲,能通过这场内战稳固家族在诺尔提亚州的“一亩三分地”就算达到目的了,比如说通过海迪尔实际掌握RF集团的主导权,甚至变相地占据札克森铁矿山的控制权。不过这两点都因为Ⅶ班的“搅局”而宣告失败,从这一刻起他就应该已经下定决心退出内战舞台了,至于后来黑龙关和女儿安洁莉卡打的那一架,更是给了罗格纳侯爵一个“借坡下驴”的机会。这在埃雷波尼亚帝国这种贵族的国度是十分常见的,比如尤西斯与黎恩之间的对决,劳拉与菲之间的对决,甚至肯尼斯因为安娜贝尔的婚约问题与哥哥雷克罗德Ⅲ世的“爆钓对决”,都是基于这种贵族文化而发起的,既定的事实只要符合“世俗的常理”,那么无论内心有多抗拒都只能接受,如果非要改变这样的现状就必须有一个交待得过去的理由,而“决斗”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前提是要有个“不开眼”的人敢来挑战你。
  海亚姆兹侯爵作为四大名门中的稳健派,从一开始对内战战事的参与度就不高(至少剧情中提到的不多),与两大公爵相反,他还在战火中不遗余力地保护难民的安全,从这点来看海亚姆兹侯爵就立于不败的地位。作为侯爵,和罗格纳侯爵一样基本没有什么资格参与主导权之争,内战胜了是公爵家“坐地分赃”,败了侯爵家跟着倒霉,与其打个头破血流去给公爵家锦上添花,不如做好自己身为领主的本分,至少在最坏的局势下还能为海亚姆兹家族保留一些尊严。咱不说海亚姆兹侯爵是宅心仁厚,也不说他是老谋深算,但事实上正是这样的决策奠定了战后海亚姆兹侯爵家族良好的地位,根本原因在于海亚姆兹侯爵对自己的定位认识得非常清楚。
  和海亚姆兹侯爵相比,艾尔巴雷亚公爵的过激简直就是个疯子,但这个问题得这样看,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两位侯爵——尤其是海亚姆兹侯爵正因为是无缘角逐的二线队伍,所以他们的决策更偏保守,更多的是配合两大公爵在行动,主动一点被动一点不会有太大不同,反正都是“你们吃肉我喝汤”结果,但艾尔巴雷亚公爵则不同,虽说与凯恩公爵的爵位相当,但实际上想必长期处在被压制的位置,凯恩公爵才是贵族联军事实上的主宰,所以能否在这场内战中夺得主导权也许将影响家族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气运,毕竟打仗不像奥林匹克四年轮一届。

  至于战事本身,在我看来并不像有些玩家所说的那样不堪,从前期暗流涌动到剑拔弩张再到全面爆发,中期贵族联军仗着技术优势和战略优势将正规军分割成东西两条战线,双龙桥、坚达门从苦苦支撑到逆势反攻,最后帝都决战,甚至连没有包含在游戏内的帝国西部都对东部战局有所影响,如果将所有细节整合起来看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只不过要是玩家对它的期待是“我要看打仗”,那么恐怕就显得不那么精彩了。
  然而我还是想说,这个故事所表现的重点并不是战争,所以也绝不会为了说战事而说战事,而是通过战争来表现帝国内部所存在的各种矛盾和冲突,贵族、平民、军人、百姓、民间组织、皇族、政客、甚至外国人(诺尔德游牧民、克洛斯贝尔居民、利贝尔王国代表),不同人群对这场战乱、体制、乃至对整个帝国都抱有不同的看法。同时,贵族派之所以输了这场仗,根本原因在于四大名门虽然在做同一件事,却各自怀着不同的目的,与此形成对比的,Ⅶ班每个人虽然有着不同的目标,但却能找到互相认同的途径去实现各自的心愿,再纵观整个托尔兹军官学校,每名学生都在用不同的方式去实现一个共同的目标,内战中是如此,内战后更是如此。尽管这样的故事太过理想,太过虚幻,但也许这就是作品想呈现给玩家的价值观之一吧。

P.S.
  终于在2017年结束之前将《闪轨2》重刷完了,很多人都觉得《闪轨2》很无趣,我最早接触“轨迹系列”正是从《闪1》、《闪2》开始的,当时两眼一抹黑,对背景完全不了解,但也并没有觉得非常无趣,只有说“各有所好”了,这次为了《闪轨3》重刷前两作感觉还是很值得。
  正如我标题所表达的那样,我不敢保证我的观点都是准确无误的,也不能强求所有人都接受这些观点,只是提供一个原本可能没有想到过的视角,就像我在吃日式猪排饭的时候喜欢蘸一点点粗盐一样(我个人不使用酱汁),尽量这盐是外加的,但却能引发猪肉本身无穷的美味,如果我所梳理的这些看法和想法能起到这样的效果,那么这些时间花得也值了。
  接下来可能会整理些关于《闪轨3》的话题,也可能回过头再重温一下《空轨》或《碧轨》,随心情而定吧。
评论
二五仔
qjs1994 2017-12-29 13:04
字太多了 输给宰相和大少啊 聪明的是二五仔 计划通的是宰相
liangzhijun 2017-12-29 13:21
话说,轨迹以后会不会出官方小说,类似魔兽世界那样
norther_wind 2017-12-29 13:25
@norther_wind 出过啊,零轨碧轨的故事
uraki7034 2017-12-29 13:33
楼主怎么又是你 真爱啊
delia_0923 2017-12-29 14:15
又赶上一回直播,感觉要设专栏的节奏。
先随手关注下
lovemytieria 2017-12-29 14:43
轨迹学家
imso18 2017-12-29 17:25
说实话。。。我觉得轨迹的编剧就没想那么多
随便来几个机械降神的角色救场就能让剧情随意发展。。。。。
ttt-page 2017-12-29 17:33
总结:只有凯恩公干正事,这破联盟不要也罢
lablottery02 2017-12-29 17:42
@ttt-page 开头那段确实推测成份较多,但后面的内容其实我大部分都是在“划重点”,很多细节剧中都有提及,只是很多人不太关心罢了,贵族派的貌合神离才是闪2最精采的部分
uraki7034 2017-12-30 20:23修改
@lablottery02 凯恩公也没干啥正事儿,其实正事儿都是卢法斯在干,这也真讽刺。其实也别说,贵族联军这种毛病,现实世界里的战争也存在,一点也不奇怪。
uraki7034 2017-12-29 17:53
输给了近藤
zjqqiheizhiyi 2017-12-29 18:38
轨学家。失敬,失敬...
candied-jujube 2017-12-29 18:47
轨辩学家
electouch 2017-12-29 23:41
角度可真多...建议去逼乎
dt_psvita 2017-12-30 00:32
分析得真好
z83-3 2017-12-30 07:55
写的真多,建议轨迹编剧过来好好学习下姿势水平
zhufu18131813 2017-12-30 08:11
明天去F社报道吧
quaneason 2017-12-30 09:57
@dt_psvita 去逼乎演那种自问自答的猴戏,我宁可去贴吧,两个地方现在氛围已经差不了多少了。
uraki7034 2017-12-30 11:27
再说一遍,就服你!
coolman0323 2017-12-31 00:35
近藤:太复杂了,不看
applegu121 01-01 19:20
lz真轨学家
yi1990 01-02 00:09
发表评论,请先 登录
T